一点资讯网

首页 > 军事 > 军史揭密

【运动读书征文】读书是为了心平气和地跟说话而健身是为了让心平和你说话

更新时间:2018-02-12 14:33:30来源: www.678w.cn 责任编辑:
导读:  繁杂的社会总是容易让我们乱了阵脚,让我们越发浮躁

  繁杂的社会总是容易让我们乱了阵脚,让我们越发浮躁。有人说读书吧,让书中的精髓抚慰内心;有人说运动吧,让运动的快感忘却浮躁。浮躁的社会让我们找不到方向,那么我们静心读书,让自己徜徉在知识的海洋中静心思考;复杂的人际关系让我们身心疲惫,那么我们快乐运动,让我们享受汗水浸湿衣背的快乐,让我们享受肌肉撕裂的快感,让自己忘却烦恼放下社会包袱。

  网上的一张配图是这样说的,“读书是为了心平气和地跟说话,而健身是为了让心平气和地和你说话”。一句看似鲁莽的宣传语却不失为是一句时刻警醒自己鞭策自己的话语。内心的浮躁容易让我们失去自我,而读书能够让我们彻底静下心来去好好感受这个社会乃至整个世界,而运动能够让我们彻底放下包袱尽情去享受挥洒汗水的乐趣,享受让他人羡慕拥有好身材乃至好身体的快感。

  静心读书,为了赶走浮躁好和说话;快乐运动,为了放下包袱让和你说话;无论哪一种,为了自己总能赢得了尊严。

  (1)写运动健身书籍的书评或是写关于运动健身书籍(跑步、羽毛球、篮球、健身等一切关于运动)的书单介绍;

  

【运动读书征文】读书是为了心平气和地跟说话而健身是为了让心平和你说话

  (3)结合封面图的那句话“读书是为了心平气和地跟说话,而健身是为了让心平气和地和你说话”,联想到的一切故事或者想法;

  ⑤题目自拟,但需要在题目前加上运动&读书征文二字。(如:运动&读书征文    我喜欢和说话)

  读书,是为了能够心平气和地跟说话; 健身,是为了让能够心平气和地跟我说线,为了马甲和翘臀拼了! 我从来不觉得瘦=身材好。 相反,瘦在我看来还不如微胖来的健康漂亮。 真正的身材好,是健美的。 在健身房看到好些女的,哇塞,那坚挺的大胸,那圆翘的美臀,那种线条...

  大营二营勤俭持家到企业家--发自我的网易邮箱平板适配版br/br/br/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163 qi To: 秦丕兴 qi Sent: Fri, 15 Sep 2017 22:28:27 -0700 Subject: 大营、二营勤俭持家发家、到成为企业家                                        大营、二营勤俭持家发家、到成为企业家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进程中,每个家族都会流传着许许多多的动人故事。但常常因年远日久没有人去捜集整理,而使一些很有意义,很动人心的事情,也会越传越少,直至消失,实在是可惜。         本编委会借修家谱之机,将我秦氏家族里流传下来的几个故事,真实地整理成章,刊登于祖谱之后,以供后世之人借鉴观赏之。          本章所要描述地是大营、二营勤俭持家发家到成为企业家的故事。         大营、二营是秦家驼沟村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四十年代、直至五十年代较有名号的望族,在周围村庄中说起大营、二营来没有不佩服称道的。那可真是勤俭持家过日子的祖师。凉水都要攥上块;什么意思呢?是担心水漏掉了?攥上块之后就滴水不漏了?还是宁可吃冰块,也不舍得费柴烧水;应该说这二者间而有之吧!可见他们这勤俭持家过日子的程度。         要讲大营、二营的故事还得从他的名号说起。         大营、二营是他们兄弟俩的别号!大营、姓秦,名玉兴,大号秦玉兴。二营:名玉周,大号秦玉周。兄弟俩相差一岁,个头长相,相差无几,两个人在一起大家都认为是双胞胎孪生兄弟。         他们生在贫苦农民家庭里,父亲给人家扛活得了饿痨早故,娘儿仨个在贫困中相依为命。为了活下去,母亲不得不把六岁的玉周送往离家四里路的蔡家洼村,外号叫小大主的地主放牛。七岁的玉兴就送去了离家十几里外的车疃村,给外号叫刘大棒子的地主放驴。把两个幼小的孩子安排下,自已就到周围村庄以要饭为生,晚上回来就在自己那两间破屋子里住宿。反正她是下定了决心,再苦再难也要把日子过下去。看着两个孩子长大。          一天夜里,要了一天饭的母亲回来刚躺下就听到屋子里有响声,黑暗中她看到有个孩子的身影在屋子里晃动,母亲以为是饿急了的孩子过来偷东西的,就干咳了几声后说:可怜的孩子,你大概是走错门了吧!穷要饭的家,屋里那有什么东西。但可巧今天走运,要了两个窝窝头,我怕它上了冻,就放炕头的被窝里去了。你别嫌弃,拿去充饥吧!         娘!我是玉周啊!说着就大哭起来,哭得非常地伤心。         娘一把揽过孩子,亲呢地哭着说:孩子半夜五更地怎么回来了啊?你怎么知道路的?幸亏没让那狼虫虎豹地吃了啊!回来你可就没有饭吃了!会饿死的!         小小的玉周哭着说:我就宁愿在家饿死,我也不去小大主家了!         黑暗中母亲给孩子擦了把眼泪问道:小大主家打你啦?还是欺负你啦?         玉周委屈地抽咽了一下又接着说:娘!这都不是!我每天出去放牛,回来后小大主就拿两个小红薯给我,虽说吃不饱,但也饿不多么厉害。我最害怕的就是晚上,我睡觉的那个看园屋子里放了两囗红色的棺材,每天晩上棺材里边都有鬼在咕咕哇哇地叫。今夜我刚躺下鬼就叫开了,并且黑暗中,一线光亮从那棺材缝里射了出来,我从那缝里看到,里边还点着一盏豆油灯,灯头还一闪闪的,灯下还坐着一个白发老嬷嬷,可吓死我了。我二话没说,胆战心惊地摸黑溜出小屋,顺小路回来了。娘!我任死也不去了!那个屋子在庄外里,太吓人了,我不去了,娘!          她娘想了想说:孩子!不去是不行的,你还这么小,找个活多么不容易。没有活干,就没有人给你红薯吃,没有红薯吃,你就得饿死。孩子!娘和你一块回去!我去看看是哪路神鬼在吓唬俺那孩子。我去把她赶走,咱娘俩住里边。孩子!放心就是,穷鬼,穷鬼,穷鬼是不会怎么咱穷人的。娘不怕,娘护着你!咱走!         说着她摸黑起来,先把炕那头被窝里的两个窝窝头摸出来揣怀里,又在小黑屋子里胡乱找了根柴禾棍子,她一手抓住孩子,一手拄着那根棍子,顶着茫茫黑夜,瞎摸糊眼地顺沟崖那条小道朝蔡家洼村走去。到了半路上,一条横过来的大沟把小路截断了。玉周娘想着向右走几步有条下沟的小路,结果走来走去就是找不到了。玉周走上来拽住娘说:娘!这条沟就是小大主家的了,满沟长满了水草,我冬天放牛全在这条沟里,我知道那边有个新修的小桥直通我住那间看园屋子!         母亲说:那你就领我走那小桥过去!         玉周转回头向左走了会,果不其然有座小石桥横担在河水上面,虽然天气寒冷,但桥下还末结冰 ,那哗哗啦啦地流水声还能听得淸淸楚楚。         过了小桥玉周似乎很熟悉路了,他紧跑几步来到母亲前边,拽着母亲径直朝那间小屋走去!         夜色中蒙胧看到,那间小屋象一只巨兽卧在村前的旷野上。隐约听到从里边传出了咕咕嘎嘎的声音。母亲停住脚步听了会,对儿子说:不用怕!万事万物都是怕人的!听这声音象是夜猫子,夜猫子叫起来就是这个声音。         到了园门囗了,一扇柴园门子歪歪扭扭地倒在地上,母亲拎着玉周过来,扶起那扇园门后,就朝那间看园屋子走,小屋没有门,刚到门囗,扑椤一声一只大鸟从里边飞出来,咕哇叫着从他们头顶上飞走了。小屋子黑乎乎的没了动静,两囗棺材摞在一一起靠北墻跟放着,看上去似乎是两具僵尸挺在那里。娘儿俩个摸索着来到那个用柴禾棍子起来的草铺上坐下,黑夜一片宁静,片刻一束蓝悠悠的光从那两囗棺材底下射了出来。玉周吓得紧紧依偎在母亲的身旁,浑身颤抖,双手捂着眼睛,大气都不敢出了。母亲拍打着儿子的肩膀说:别害怕!那是天老爷喂养的野狗,咱们没伤天礼,天老爷护着咱呢!说完这话那两只狼似乎是听慬了她的话,慢悠悠地从棺材底下钻出来,每个狼嘴里还叼着一只野狸子,闪着蓝悠悠光的眼睛还看了看坐在铺上的娘儿俩,便傲慢地走了出去, 渐渐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为了让儿子在这里干住,为了每天得到的那两个红薯,母亲白天到周围村庄讨囗吃的,晚上就到这间看园屋子陪伴着儿子。         做母亲的就是这样,呵护着小儿子,还想着大儿子,大儿子是个什么样了呢,他离家远,是不是想家,是不是也象玉周一样住在野外的看园屋子里,还是住在牛棚里,她这样猜想着,推测着。第二天上午恰巧她又走运了,遇到了一家行善人家,给了她两个干巴麦子煎饼,她喜得立马跪下给人家磕了三个响头。拿着这两个麦子煎饼,自己没舍得擦擦嘴边,就径直朝车疃村跑去。 到了车疃西岭,就看到一个孩子站在寒风中的一个高埂上,手搭眼罩向西南方向瞭望。一头大糁青驴就在高埂下边的荒地上啃嚼着已被寒风折断了的干草。是谁家的孩子,刚要猜疑,忽听到⋯⋯          娘一一一娘哎一一一!还离很远,玉兴就认出是她娘来了,他从那高埂上一边吆喝着娘,一边冲下,朝她娘一路跑来。         他娘惊喜得一下接住破衣烂衫干柴骨棒的儿子,泪流搭洒地问道:俺那儿啊!你怎么跑这里来放驴,在这漫漫荒野里前不搭村后不着店的。来个老雕把你雕去了,俺再怎么办哪!         儿子拽住娘的痩弱的手,又重新登上了那个高埂,他向西南方向指着说:娘您看!那片影影绰绰有茂密树林的地方就是咱的家乡,娘就住在哪儿,我在刘大棒子家非常想念家乡,非常想娘,当我想厉害了的时候,我就骑上这头驴子来这里,让驴子在那啃草,我就上这高埂上眺望家乡,眺望那片茂密的树林。望着!望着!眼前就出现了那片树林,还有那一条条小河,还有咱家的那两间屋,娘好像就坐屋里缝补衣服呢!这样看一会儿,想一会儿,心里也就好受了。家乡的水好土地好树木就长得旺盛。等我长大了挣了钱,我要回到家乡买地,买好大好大的一片地,我要种自己的地,放自己的驴。打许多许多的粮食,让娘天天都坐炕头上吃麦子煎饼。他头贴在娘的胸囗上,说着说着感觉好像有两股热泪流到了他的脸上。         他停住说话,仰头看着娘;娘泪眼婆娑地抚摸着儿子的头轻声地说:俺那儿啊!慬事了,知道好歹了。儿踮起脚用干柴般的小手给娘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很自信地说,娘!儿从现在就开始攒钱买地。          娘苦中带笑地说:俺那痴儿,你能吃糠咽菜地填饱肚子,娘就知足了,你还攒钱买地,一天挣两个小红薯,吃都不够吃,攒谁家的钱,买谁家的地?         玉兴神秘兮兮地附在娘的耳边说:娘!我已经攒足了八吊大洋了!听了儿的这话,娘一下惊呆了,慌忙惊颤道:俺那儿啊!你这是上哪儿偷来的吧?你可别干那偷鸡摸狗的行道!你爷爷在世时立下规矩,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祖宗遗训不可不记啊!我那儿啊!你小小年纪可别作孽呀!你要是那样,说着又抽泣起来。         玉兴看着娘悲伤的样子急忙抢说道:娘您先别怨屈俺,您听俺说:俺是在一个好人的帮助下挣得钱。这车疃村西头有一份炸香油果子的铺子。我牵着驴子经常路过他铺子门囗,有一天下午我放饱了驴,把驴拴到他门囗旁边的树上,看他在那里炸果子,他问我,小放驴的哪庄里?我说,俺是秦家驼沟头。他笑了笑随囗说道:秦家驼沟头胡打嚷,出来个孩子梆子腔。小孩子!来上句!         咱庄里香主家排大戏时,我在一边学会了一段,那人一说让我来上句,我就忍不住了。把那段一马离了西凉界,从头至尾唱了下来,我这一唱过来了许多的人,这些人听完我的唱,每人都买了一串香油果子走了。店主恣地给了我两个洋板。此后他每天下午的日落时分,都让我唱上段,唱完他就给我两个洋板。除此之外,他还赊给我香油果子,晚上到局屋里去买,买完了再付钱,剩下的还可以再退回去!这样以来即不耽误放驴,还帮助那人卖了香油果子,我也收入了钱财!         听了这话,娘一下子放了心,告诉儿子说:可别忘了那个炸果子的,那可是个好心的人呐。往后再给他唱唱,就别要他的钱了,他能赊给咱果子买,这已经是不小的情份了。要好好想着!为人处世千万别赚人家的便宜,那样不长久。好!我的儿!我要把你这个法子说给你弟弟听听,让你弟弟也这样学着做。蔡家洼里有份熬糖棒的,也有几家安局的,让他晚上端着糖棒上局屋。这个事和你这的事大同小异,两有利的事。做了没什么不好!         说到这里,娘低头看了看儿子,儿子听得很认真,她亲了亲儿子的额头说:你看刚贪说话忘了我捎来的两个光麦子煎饼,你快拿去吃了吧!你看你痩得都快不成样子了呢!说着就把两个麦子煎饼塞到儿子的手里。儿子又把煎饼放到娘的破竹篮子里说:拿回去你和弟弟吃去吧!我在这里好样的,我把驴子放胖了,刘大棒子还奖厉我个白面馍馍呢!走!娘!你骑上驴子,咱们去取我攒的八吊钱去!         玉兴牵过那头大糁青驴,喊了声矮子!矮子!那驴子似懂人语,来到玉兴跟前里慢慢摞弓摞弓了四条腿,乖乖地让玉兴娘骑了上去。玉兴挎着娘的竹篮子,赶着驴子踮儿踮儿地朝岭下的那座土地庙走去。         到了那里玉兴将驴子拴到庙门囗的老松树上,拽上娘,一边朝里走着,一边告诉娘说:听说这座庙宇是刘大棒子修的,光银子就花去了貮佰两,庙前庙后长满了毛草,我放驴子经常过来。我那八吊洋钱就藏土地爷的腚底下,您过来看看,我以后攒了钱就放在哪儿,没有人知道,过个一两个月你来取就是,巧了我还能见上娘一面呢!我放驴子天天都会经过这里,顺便到岭顶上,站在那个高埂上瞭望一下家乡,瞭望一下娘。         庙里空荡荡的,除了几个泥神胎子以外别无他物,玉兴说着话,来到正中的土地爷后边,将土地爷腚下的那块不起眼的薄板石搬到一边,又扒去了一层沙土,一个小布袋子就全部露了出来。         从此之后兄弟俩白天放牛、放驴,晚上就到局屋里卖糖、卖香油果子,赚点儿钱让他母亲取走攒了起来。         秋去冬来,十几年过去了。玉兴、玉周也都不再放牛放驴了,娘儿仨商量着用这些年岁的积蓄作本钱,去莒南大店挑窑货卖。卖了钱,攒起来买地种,农民吗!有了土地就有了一切。娘仨内心积聚了一个概念,买地!        这时,兄弟俩正处在十六七岁上,又经历了十多年艰难岁月的磨练,内心踌躇满志,浑身充满了力量,他们在母亲的训导支持下,就要甩开膀子大干了。        兄弟俩晚饭后打点好明天去挑窑货的物品,就去睡觉。半夜起来包上娘要饭要来的窝窝头,舀上一瓦罐凉水,就甩开大步上路了。        从家乡到莒南的大店,足有八十里路。兄弟俩当天去到,住也不住,挑上窑货又再往回返,来回一百六十里路,挑着七八十斤的担子,饿了掏出个窝窝头啃上囗,渴了举起瓦罐喝上气。到半夜赶回家来,睡上一觉,天不亮又得起来挑着窑货上集。一天到晚从不舍得坐下整儿八景地吃顿饭,更不舍得去小摊上花文钱买点吃的,直等到散了集,吃上个娘送来的要饭要的窝窝头,扳着水罐喝上顿凉水,就又去大店挑窑货去了。村里的人看了,都说:这娘仨过那日子,那可真是凉水攥上块。         就这样娘儿仨省吃俭用,艰苦奋斗了五个年头,终于在圣母冢的薄岭嵖上买下了属于自己的八亩地。         立文书那天,母亲领着两个儿子来到那块土地上,双手捧起一捧沙土,放在腮边亲了亲,热泪盈眶地告诫儿子说:儿啊!这块地是用你们俩的血肉換来的呀!你们兄弟俩都已经长大了,也都慬事了,撂了窑货挑子,种地吧!把地种好了,有吃的了,再盖上两间草屋子,给你们兄弟俩扒弄上个人囗,娘就是死了也合眼了。          说完扑通一声匍匐在那块属于她自己的土地上哭个不止。         兄弟俩眼含热泪,咬着牙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从地上搀扶起痩弱的母亲,发狠说:娘您好好活着,看看您儿怎么把这八亩变成八个八亩的吧!然后又仰天大声吼道:老天爷呀!我们有地了哇!⋯⋯苍天回声⋯⋯哇一一一哇一一一哇一一一旷野回声⋯⋯哇一一一哇一一一哇一一一          兄弟俩个有了自己土地后,依照母亲的吩咐,撂了窑货挑子,起早贪黑不分春夏秋冬,在那块土地上劳作。         经一冬一春的奋战,把八亩薄地翻了一老尺那么深,把红火石蛋子捡出来,换上了沟里的淤泥,接着又把一冬一春拾的狗屎全部铺到这块地里,到了种花生的时候,兄弟俩将种子精挑细选种到地里。不巧花生出来不久,又遇上大旱年㬌,山岭薄地的花生都枯萎了,他们兄弟俩种的,由于土地深翻了、种子精选了、肥又施足了,中间兄弟俩又不辞劳苦的挑水一墩墩地浇了一遍。这样到了秋天,花生不但没死,而且还喜获丰收。一墩花生结六十多个双仁的皮果。收花生的时候周围村庄的人一齐来看。有的人摇头说:神收了!神收了!邻近地里知底细的人却摆手说:你们知道那的事,那白生生的果仁里,个个都蕴含着他们娘仨的血和汗呢!          时来运气转,那年花生的价钱比往常年一下子翻了翻。越贵了,他们娘仨卖的越巧妙,越珍惜,一家三囗从不舍得剥个果仁擦擦牙,也从不舍得卖斤果仁,为了连皮卖它多卖点钱,四五千斤皮果不辞疲劳辛苦,夜晚炒,白天卖,上集卖、赶山卖、赌场卖、戏场卖、杂耍场合照样卖,一卖卖了一冬天。银子攒了一袋子。有了银子做什么?买地!        开春,兄弟俩在村东的庙子沟两沿一次又买下了八亩好地。沟北四亩,沟南四亩。有了这八亩肥沃的土地,兄弟俩过日子的劲头更足更大了,他们分别在沟两沿的肥沃的四亩地上盖上了草房,准备在沟两岸安营扎寨,大举进攻庙子沟两岸的肥沃土地。兄弟俩峁足了劲,一个沟北,一个沟南,各自以那四亩肥田上的草屋为营盘,迅速向上游发展。两岸草屋南北相对而立,所顾短工吃饭喝水,休息都要到这草屋里去,屋小人多,轮班吃饭喝水,人来人往不断,恰似两个营部,时人都称南北二营。为了区分淸楚两营,老大玉兴称大营,老二玉周称二营。随着他们的土地不断増多,大营、二营的名号也越叫越响,越传越远。以至方圆几十里没有不知道秦家驼沟头有个大营和二营的。从此以后,大营、二营取代了秦玉兴、秦玉周兄弟俩的名字,也成了褒扬他们兄弟俩的名号。        同时他们勤俭持家,吃苦耐劳,凉水攥上块过日子的传统美德在这一代也影响巨大。       大营、二营有地了,日子过好了,也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了,在那时农民有了土地就什么事都好办,说媳妇,没问题好说:媳妇进门没条件,小轿一乘抬去就是。        先是大营相中了圣母冢的田氏女,本该人生一回的大事,破费上点银两,大操大办一场,根据大营、二营现有条件,是不成问题的;可他们娘仨仍然富日子当穷日子过,仍然凉水攥上块,省出钱来买地,哪怕是一文钱,也不能随意费了。娶媳妇一切从简,一乘小轿将田氏抬进了家门。大客一桌,轿夫一桌,两桌酒席打发了客人。          二年后,二营也要娶媳妇了。虽然土地增多了,钱财更加充裕了,但老麽麽主家,儿子娶媳妇,还是那个老套路,一切从简。不过二营的媳妇是河西孔家庄里孔氏女。出嫁秦家驼沟头,路途遥远不说,还要过一条大河。过去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是翻山或者是过河,不管路途远近都要配两班子轿夫,这样显然开赏就要多开一倍的,饭莱也要多做一倍的。因这老麽麽颇费了一番心思。在上头订这个事的时候,向来人特别提出来,四人小轿就是四人,多了人不合算,就要多破费钱。尽管过了条河,可河里水浅,多费不了多少力气。比起俺儿挑那窑货来,轻得没法说了,那么个小轿子四人抬着,悠忽两悠忽就过了河。再怎么着也甭两班子轿夫!来人拗她不过,只得点头同意了她的方案一一一一班子轿夫过河送亲。          可第二天迎娶时,报信的突然跑回来报告说:孔家庄来了两班子轿夫!听了这话一下把个老母亲气得开囗骂道:娘我给!什么嫁妆?两班子轿夫!法他妈多垫白菜帮!        当客人来了后,向老麽麽解释了情况。        原来沂河上游下了暴雨,引起了下游河水暴涨,为过河安全起见,不得不派了两班子轿夫。          老麽麽明白了缘由之后,转气为喜,立马撤去了肉底下垫着白菜帮的碗,重整酒菜上桌,临走两班子轿夫也都开了重赏。         但就那一句气话,却成了大营、二营勤俭持家、精打细算过日子的经典篇章,它流经数年经久不衰。         数年之后,大营、二营、南、北二营、家大业大。大营娶妻田氏生二子二女六囗人。二营娶妻孔氏生一子三女也六囗。六囗加六囗十二囗,再加老麽麽十三囗。十三囗人没分家,老麽麽当家。两个儿子都大了,都顶天立地的了,应该说让他们当家也行了,可她仍不放心,仍嫌儿子年幼,她常念她那句:吃姜还是老的辣,当家还需老麽麽。          老麽麽当着家,指挥着南北二营齐头并进向东发展,大营在庙子沟北,称北营。二营在庙子沟南,称南营。两营都分别把量地的长杆子插地头上。意思很明确谁家要是在庙子沟两岸卖地,从量就是,我南北二营不论贵溅全都买下。就这样不几年,庙子沟两岸的土地基本属南北二营的了。并且和起初买圣母冢那八亩簿地连成了一片,实现了兄弟俩的诺言。圆了种自己的地,放自家牛的美梦。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新中国成立,囯家实行了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政策。农民对土地的要求热度大幅降温。人民公社化后土地归国家集体所有。大营、二营逐历史潮流而动,率全家人带着所有土地农具加入到了农业生产合作社。在农业生产合作社里,他们继续保持了艰苦奋斗、勤俭持家、精打细算过日子的传统美德。大营的儿子秦四秀、秦四开、二营的儿子秦四瑞,都是农业生产合作社里的生产能手,劳动标兵。大营、二营的名号依然叫得很响。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变革更替,大营、二营也都相继离世,名号也渐次低沉,以至到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才消失殆尽。可他们艰苦奋斗、勤俭持家、精打细算过日子的那种精髓,却在他们后世子孙辈上不断发扬光大起来。大营孙辈上的秦绪来、秦绪名,二营孙辈上的秦绪正、秦绪行都是新时代发家过日子的好把式。        当然最发达的当数大营孙辈上的秦绪名,祖上的那种传统美德,在他身上发挥的那是淋漓尽致,炉火纯青。         他从小乖巧聪明吃苦能干,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一九九二年七月,中国药科大学毕业后,分配至夏门制药厂,经商创业。继而发扬光大了袓上遗风,勤俭持家、精打细算,艰苦奋斗几十年,终于使企业走向强盛,公司总部设在杭州。.        秦绪名这个从大营、二营、营盘上走出的新时代的大学生,富了不忘乡亲,他先是拿出了部分资金帮助硬化了村里的街道,又首先倡议并带头参与出资续修了我秦氏的家谱,为我族这项巨大工程的完成做出了最卓越的贡献。       大营、二营、秦绪名从发家到企业家,无不证明了勤俭持家、精打细算、艰苦奋斗是建功立业的根本,是一份最宝贵的财产,我们把它珍藏于家乘之中,让它在我族的历史上永远闪光,代代相传一一一                                            大营次子秦嗣开二营儿媳胡加花及其长子秦绪正囗述                                            秦氏家乘编委会搜集整理。                                            家乘编委会总编秦丕兴执笔                                                        2017年9月9日完稿                                                                                                                                                                                     发自我的 iPad--发自我的网易邮箱平板适配版br/br/br/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163 qi To: 秦丕兴 qi Sent: Fri, 15 Sep 2017 22:28:27 -0700 Subject: 大营、二营勤俭持家发家、到成为企业家                                        大营、二营勤俭持家发家、到成为企业家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进程中,每个家族都会流传着许许多多的动人故事。但常常因年远日久没有人去捜集整理,而使一些很有意义,很动人心的事情,也会越传越少,直至消失,实在是可惜。         本编委会借修家谱之机,将我秦氏家族里流传下来的几个故事,真实地整理成章,刊登于祖谱之后,以供后世之人借鉴观赏之。          本章所要描述地是大营、二营勤俭持家发家到成为企业家的故事。         大营、二营是秦家驼沟村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四十年代、直至五十年代较有名号的望族,在周围村庄中说起大营、二营来没有不佩服称道的。那可真是勤俭持家过日子的祖师。凉水都要攥上块;什么意思呢?是担心水漏掉了?攥上块之后就滴水不漏了?还是宁可吃冰块,也不舍得费柴烧水;应该说这二者间而有之吧!可见他们这勤俭持家过日子的程度。         要讲大营、二营的故事还得从他的名号说起。         大营、二营是他们兄弟俩的别号!大营、姓秦,名玉兴,大号秦玉兴。二营:名玉周,大号秦玉周。兄弟俩相差一岁,个头长相,相差无几,两个人在一起大家都认为是双胞胎孪生兄弟。         他们生在贫苦农民家庭里,父亲给人家扛活得了饿痨早故,娘儿仨个在贫困中相依为命。为了活下去,母亲不得不把六岁的玉周送往离家四里路的蔡家洼村,外号叫小大主的地主放牛。七岁的玉兴就送去了离家十几里外的车疃村,给外号叫刘大棒子的地主放驴。把两个幼小的孩子安排下,自已就到周围村庄以要饭为生,晚上回来就在自己那两间破屋子里住宿。反正她是下定了决心,再苦再难也要把日子过下去。看着两个孩子长大。          一天夜里,要了一天饭的母亲回来刚躺下就听到屋子里有响声,黑暗中她看到有个孩子的身影在屋子里晃动,母亲以为是饿急了的孩子过来偷东西的,就干咳了几声后说:可怜的孩子,你大概是走错门了吧!穷要饭的家,屋里那有什么东西。但可巧今天走运,要了两个窝窝头,我怕它上了冻,就放炕头的被窝里去了。你别嫌弃,拿去充饥吧!         娘!我是玉周啊!说着就大哭起来,哭得非常地伤心。         娘一把揽过孩子,亲呢地哭着说:孩子半夜五更地怎么回来了啊?你怎么知道路的?幸亏没让那狼虫虎豹地吃了啊!回来你可就没有饭吃了!会饿死的!         小小的玉周哭着说:我就宁愿在家饿死,我也不去小大主家了!         黑暗中母亲给孩子擦了把眼泪问道:小大主家打你啦?还是欺负你啦?         玉周委屈地抽咽了一下又接着说:娘!这都不是!我每天出去放牛,回来后小大主就拿两个小红薯给我,虽说吃不饱,但也饿不多么厉害。我最害怕的就是晚上,我睡觉的那个看园屋子里放了两囗红色的棺材,每天晩上棺材里边都有鬼在咕咕哇哇地叫。今夜我刚躺下鬼就叫开了,并且黑暗中,一线光亮从那棺材缝里射了出来,我从那缝里看到,里边还点着一盏豆油灯,灯头还一闪闪的,灯下还坐着一个白发老嬷嬷,可吓死我了。我二话没说,胆战心惊地摸黑溜出小屋,顺小路回来了。娘!我任死也不去了!那个屋子在庄外里,太吓人了,我不去了,娘!          她娘想了想说:孩子!不去是不行的,你还这么小,找个活多么不容易。没有活干,就没有人给你红薯吃,没有红薯吃,你就得饿死。孩子!娘和你一块回去!我去看看是哪路神鬼在吓唬俺那孩子。我去把她赶走,咱娘俩住里边。孩子!放心就是,穷鬼,穷鬼,穷鬼是不会怎么咱穷人的。娘不怕,娘护着你!咱走!         说着她摸黑起来,先把炕那头被窝里的两个窝窝头摸出来揣怀里,又在小黑屋子里胡乱找了根柴禾棍子,她一手抓住孩子,一手拄着那根棍子,顶着茫茫黑夜,瞎摸糊眼地顺沟崖那条小道朝蔡家洼村走去。到了半路上,一条横过来的大沟把小路截断了。玉周娘想着向右走几步有条下沟的小路,结果走来走去就是找不到了。玉周走上来拽住娘说:娘!这条沟就是小大主家的了,满沟长满了水草,我冬天放牛全在这条沟里,我知道那边有个新修的小桥直通我住那间看园屋子!         母亲说:那你就领我走那小桥过去!         玉周转回头向左走了会,果不其然有座小石桥横担在河水上面,虽然天气寒冷,但桥下还末结冰 ,那哗哗啦啦地流水声还能听得淸淸楚楚。         过了小桥玉周似乎很熟悉路了,他紧跑几步来到母亲前边,拽着母亲径直朝那间小屋走去!         夜色中蒙胧看到,那间小屋象一只巨兽卧在村前的旷野上。隐约听到从里边传出了咕咕嘎嘎的声音。母亲停住脚步听了会,对儿子说:不用怕!万事万物都是怕人的!听这声音象是夜猫子,夜猫子叫起来就是这个声音。         到了园门囗了,一扇柴园门子歪歪扭扭地倒在地上,母亲拎着玉周过来,扶起那扇园门后,就朝那间看园屋子走,小屋没有门,刚到门囗,扑椤一声一只大鸟从里边飞出来,咕哇叫着从他们头顶上飞走了。小屋子黑乎乎的没了动静,两囗棺材摞在一一起靠北墻跟放着,看上去似乎是两具僵尸挺在那里。娘儿俩个摸索着来到那个用柴禾棍子起来的草铺上坐下,黑夜一片宁静,片刻一束蓝悠悠的光从那两囗棺材底下射了出来。玉周吓得紧紧依偎在母亲的身旁,浑身颤抖,双手捂着眼睛,大气都不敢出了。母亲拍打着儿子的肩膀说:别害怕!那是天老爷喂养的野狗,咱们没伤天礼,天老爷护着咱呢!说完这话那两只狼似乎是听慬了她的话,慢悠悠地从棺材底下钻出来,每个狼嘴里还叼着一只野狸子,闪着蓝悠悠光的眼睛还看了看坐在铺上的娘儿俩,便傲慢地走了出去, 渐渐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为了让儿子在这里干住,为了每天得到的那两个红薯,母亲白天到周围村庄讨囗吃的,晚上就到这间看园屋子陪伴着儿子。         做母亲的就是这样,呵护着小儿子,还想着大儿子,大儿子是个什么样了呢,他离家远,是不是想家,是不是也象玉周一样住在野外的看园屋子里,还是住在牛棚里,她这样猜想着,推测着。第二天上午恰巧她又走运了,遇到了一家行善人家,给了她两个干巴麦子煎饼,她喜得立马跪下给人家磕了三个响头。拿着这两个麦子煎饼,自己没舍得擦擦嘴边,就径直朝车疃村跑去。 到了车疃西岭,就看到一个孩子站在寒风中的一个高埂上,手搭眼罩向西南方向瞭望。一头大糁青驴就在高埂下边的荒地上啃嚼着已被寒风折断了的干草。是谁家的孩子,刚要猜疑,忽听到⋯⋯          娘一一一娘哎一一一!还离很远,玉兴就认出是她娘来了,他从那高埂上一边吆喝着娘,一边冲下,朝她娘一路跑来。         他娘惊喜得一下接住破衣烂衫干柴骨棒的儿子,泪流搭洒地问道:俺那儿啊!你怎么跑这里来放驴,在这漫漫荒野里前不搭村后不着店的。来个老雕把你雕去了,俺再怎么办哪!         儿子拽住娘的痩弱的手,又重新登上了那个高埂,他向西南方向指着说:娘您看!那片影影绰绰有茂密树林的地方就是咱的家乡,娘就住在哪儿,我在刘大棒子家非常想念家乡,非常想娘,当我想厉害了的时候,我就骑上这头驴子来这里,让驴子在那啃草,我就上这高埂上眺望家乡,眺望那片茂密的树林。望着!望着!眼前就出现了那片树林,还有那一条条小河,还有咱家的那两间屋,娘好像就坐屋里缝补衣服呢!这样看一会儿,想一会儿,心里也就好受了。家乡的水好土地好树木就长得旺盛。等我长大了挣了钱,我要回到家乡买地,买好大好大的一片地,我要种自己的地,放自己的驴。打许多许多的粮食,让娘天天都坐炕头上吃麦子煎饼。他头贴在娘的胸囗上,说着说着感觉好像有两股热泪流到了他的脸上。         他停住说话,仰头看着娘;娘泪眼婆娑地抚摸着儿子的头轻声地说:俺那儿啊!慬事了,知道好歹了。儿踮起脚用干柴般的小手给娘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很自信地说,娘!儿从现在就开始攒钱买地。          娘苦中带笑地说:俺那痴儿,你能吃糠咽菜地填饱肚子,娘就知足了,你还攒钱买地,一天挣两个小红薯,吃都不够吃,攒谁家的钱,买谁家的地?         玉兴神秘兮兮地附在娘的耳边说:娘!我已经攒足了八吊大洋了!听了儿的这话,娘一下惊呆了,慌忙惊颤道:俺那儿啊!你这是上哪儿偷来的吧?你可别干那偷鸡摸狗的行道!你爷爷在世时立下规矩,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祖宗遗训不可不记啊!我那儿啊!你小小年纪可别作孽呀!你要是那样,叫娘可怎么活呀!说着又抽泣起来。         玉兴看着娘悲伤的样子急忙抢说道:娘您先别怨屈俺,您听俺说:俺是在一个好人的帮助下挣得钱。这车疃村西头有一份炸香油果子的铺子。我牵着驴子经常路过他铺子门囗,有一天下午我放饱了驴,把驴拴到他门囗旁边的树上,看他在那里炸果子,他问我,小放驴的哪庄里?我说,俺是秦家驼沟头。他笑了笑随囗说道:秦家驼沟头胡打嚷,出来个孩子梆子腔。小孩子!来上句!         咱庄里香主家排大戏时,我在一边学会了一段,那人一说让我来上句,我就忍不住了。把那段一马离了西凉界,从头至尾唱了下来,我这一唱过来了许多的人,这些人听完我的唱,每人都买了一串香油果子走了。店主恣地给了我两个洋板。此后他每天下午的日落时分,都让我唱上段,唱完他就给我两个洋板。除此之外,他还赊给我香油果子,晚上到局屋里去买,买完了再付钱,剩下的还可以再退回去!这样以来即不耽误放驴,还帮助那人卖了香油果子,我也收入了钱财!         听了这话,娘一下子放了心,告诉儿子说:可别忘了那个炸果子的,那可是个好心的人呐。往后再给他唱唱,就别要他的钱了,他能赊给咱果子买,这已经是不小的情份了。要好好想着!为人处世千万别赚人家的便宜,那样不长久。好!我的儿!我要把你这个法子说给你弟弟听听,让你弟弟也这样学着做。蔡家洼里有份熬糖棒的,也有几家安局的,让他晚上端着糖棒上局屋。这个事和你这的事大同小异,两有利的事。做了没什么不好!         说到这里,娘低头看了看儿子,儿子听得很认真,她亲了亲儿子的额头说:你看刚贪说话忘了我捎来的两个光麦子煎饼,你快拿去吃了吧!你看你痩得都快不成样子了呢!说着就把两个麦子煎饼塞到儿子的手里。儿子又把煎饼放到娘的破竹篮子里说:拿回去你和弟弟吃去吧!我在这里好样的,我把驴子放胖了,刘大棒子还奖厉我个白面馍馍呢!走!娘!你骑上驴子,咱们去取我攒的八吊钱去!         玉兴牵过那头大糁青驴,喊了声矮子!矮子!那驴子似懂人语,来到玉兴跟前里慢慢摞弓摞弓了四条腿,乖乖地让玉兴娘骑了上去。玉兴挎着娘的竹篮子,赶着驴子踮儿踮儿地朝岭下的那座土地庙走去。         到了那里玉兴将驴子拴到庙门囗的老松树上,拽上娘,一边朝里走着,一边告诉娘说:听说这座庙宇是刘大棒子修的,光银子就花去了貮佰两,庙前庙后长满了毛草,我放驴子经常过来。我那八吊洋钱就藏土地爷的腚底下,您过来看看,我以后攒了钱就放在哪儿,没有人知道,过个一两个月你来取就是,巧了我还能见上娘一面呢!我放驴子天天都会经过这里,顺便到岭顶上,站在那个高埂上瞭望一下家乡,瞭望一下娘。         庙里空荡荡的,除了几个泥神胎子以外别无他物,玉兴说着话,来到正中的土地爷后边,将土地爷腚下的那块不起眼的薄板石搬到一边,又扒去了一层沙土,一个小布袋子就全部露了出来。         从此之后兄弟俩白天放牛、放驴,晚上就到局屋里卖糖、卖香油果子,赚点儿钱让他母亲取走攒了起来。         秋去冬来,十几年过去了。玉兴、玉周也都不再放牛放驴了,娘儿仨商量着用这些年岁的积蓄作本钱,去莒南大店挑窑货卖。卖了钱,攒起来买地种,农民吗!有了土地就有了一切。娘仨内心积聚了一个概念,买地!        这时,兄弟俩正处在十六七岁上,又经历了十多年艰难岁月的磨练,内心踌躇满志,浑身充满了力量,他们在母亲的训导支持下,就要甩开膀子大干了。        兄弟俩晚饭后打点好明天去挑窑货的物品,就去睡觉。半夜起来包上娘要饭要来的窝窝头,舀上一瓦罐凉水,就甩开大步上路了。        从家乡到莒南的大店,足有八十里路。兄弟俩当天去到,住也不住,挑上窑货又再往回返,来回一百六十里路,挑着七八十斤的担子,饿了掏出个窝窝头啃上囗,渴了举起瓦罐喝上气。到半夜赶回家来,睡上一觉,天不亮又得起来挑着窑货上集。一天到晚从不舍得坐下整儿八景地吃顿饭,更不舍得去小摊上花文钱买点吃的,直等到散了集,吃上个娘送来的要饭要的窝窝头,扳着水罐喝上顿凉水,就又去大店挑窑货去了。村里的人看了,都说:这娘仨过那日子,那可真是凉水攥上块。         就这样娘儿仨省吃俭用,艰苦奋斗了五个年头,终于在圣母冢的薄岭嵖上买下了属于自己的八亩地。         立文书那天,母亲领着两个儿子来到那块土地上,双手捧起一捧沙土,放在腮边亲了亲,热泪盈眶地告诫儿子说:儿啊!这块地是用你们俩的血肉換来的呀!你们兄弟俩都已经长大了,也都慬事了,撂了窑货挑子,种地吧!把地种好了,有吃的了,再盖上两间草屋子,给你们兄弟俩扒弄上个人囗,娘就是死了也合眼了。          说完扑通一声匍匐在那块属于她自己的土地上哭个不止。         兄弟俩眼含热泪,咬着牙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从地上搀扶起痩弱的母亲,发狠说:娘您好好活着,看看您儿怎么把这八亩变成八个八亩的吧!然后又仰天大声吼道:老天爷呀!我们有地了哇!⋯⋯苍天回声⋯⋯哇一一一哇一一一哇一一一旷野回声⋯⋯哇一一一哇一一一哇一一一          兄弟俩个有了自己土地后,依照母亲的吩咐,撂了窑货挑子,起早贪黑不分春夏秋冬,在那块土地上劳作。         经一冬一春的奋战,把八亩薄地翻了一老尺那么深,把红火石蛋子捡出来,换上了沟里的淤泥,接着又把一冬一春拾的狗屎全部铺到这块地里,到了种花生的时候,兄弟俩将种子精挑细选种到地里。不巧花生出来不久,又遇上大旱年㬌,山岭薄地的花生都枯萎了,他们兄弟俩种的,由于土地深翻了、种子精选了、肥又施足了,中间兄弟俩又不辞劳苦的挑水一墩墩地浇了一遍。这样到了秋天,花生不但没死,而且还喜获丰收。一墩花生结六十多个双仁的皮果。收花生的时候周围村庄的人一齐来看。有的人摇头说:神收了!神收了!邻近地里知底细的人却摆手说:你们知道那的事,那白生生的果仁里,个个都蕴含着他们娘仨的血和汗呢!          时来运气转,那年花生的价钱比往常年一下子翻了翻。越贵了,他们娘仨卖的越巧妙,越珍惜,一家三囗从不舍得剥个果仁擦擦牙,也从不舍得卖斤果仁,为了连皮卖它多卖点钱,四五千斤皮果不辞疲劳辛苦,夜晚炒,白天卖,上集卖、赶山卖、赌场卖、戏场卖、杂耍场合照样卖,一卖卖了一冬天。银子攒了一袋子。有了银子做什么?买地!        开春,兄弟俩在村东的庙子沟两沿一次又买下了八亩好地。沟北四亩,沟南四亩。有了这八亩肥沃的土地,兄弟俩过日子的劲头更足更大了,他们分别在沟两沿的肥沃的四亩地上盖上了草房,准备在沟两岸安营扎寨,大举进攻庙子沟两岸的肥沃土地。兄弟俩峁足了劲,一个沟北,一个沟南,各自以那四亩肥田上的草屋为营盘,迅速向上游发展。两岸草屋南北相对而立,所顾短工吃饭喝水,休息都要到这草屋里去,屋小人多,轮班吃饭喝水,人来人往不断,恰似两个营部,时人都称南北二营。为了区分淸楚两营,老大玉兴称大营,老二玉周称二营。随着他们的土地不断増多,大营、二营的名号也越叫越响,越传越远。以至方圆几十里没有不知道秦家驼沟头有个大营和二营的。从此以后,大营、二营取代了秦玉兴、秦玉周兄弟俩的名字,也成了褒扬他们兄弟俩的名号。        同时他们勤俭持家,吃苦耐劳,凉水攥上块过日子的传统美德在这一代也影响巨大。       大营、二营有地了,日子过好了,也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了,在那时农民有了土地就什么事都好办,说媳妇,没问题好说:媳妇进门没条件,小轿一乘抬去就是。        先是大营相中了圣母冢的田氏女,本该人生一回的大事,破费上点银两,大操大办一场,根据大营、二营现有条件,是不成问题的;可他们娘仨仍然富日子当穷日子过,仍然凉水攥上块,省出钱来买地,哪怕是一文钱,也不能随意费了。娶媳妇一切从简,一乘小轿将田氏抬进了家门。大客一桌,轿夫一桌,两桌酒席打发了客人。          二年后,二营也要娶媳妇了。虽然土地增多了,钱财更加充裕了,但老麽麽主家,儿子娶媳妇,还是那个老套路,一切从简。不过二营的媳妇是河西孔家庄里孔氏女。出嫁秦家驼沟头,路途遥远不说,还要过一条大河。过去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是翻山或者是过河,不管路途远近都要配两班子轿夫,这样显然开赏就要多开一倍的,饭莱也要多做一倍的。因这老麽麽颇费了一番心思。在上头订这个事的时候,向来人特别提出来,四人小轿就是四人,多了人不合算,就要多破费钱。尽管过了条河,可河里水浅,多费不了多少力气。比起俺儿挑那窑货来,轻得没法说了,那么个小轿子四人抬着,悠忽两悠忽就过了河。再怎么着也甭两班子轿夫!来人拗她不过,只得点头同意了她的方案一一一一班子轿夫过河送亲。          可第二天迎娶时,报信的突然跑回来报告说:孔家庄来了两班子轿夫!听了这话一下把个老母亲气得开囗骂道:娘我给!什么嫁妆?两班子轿夫!法他妈多垫白菜帮!        当客人来了后,向老麽麽解释了情况。        原来沂河上游下了暴雨,引起了下游河水暴涨,为过河安全起见,不得不派了两班子轿夫。          老麽麽明白了缘由之后,转气为喜,立马撤去了肉底下垫着白菜帮的碗,重整酒菜上桌,临走两班子轿夫也都开了重赏。         但就那一句气话,却成了大营、二营勤俭持家、精打细算过日子的经典篇章,它流经数年经久不衰。         数年之后,大营、二营、南、北二营、家大业大。大营娶妻田氏生二子二女六囗人。二营娶妻孔氏生一子三女也六囗。六囗加六囗十二囗,再加老麽麽十三囗。十三囗人没分家,老麽麽当家。两个儿子都大了,都顶天立地的了,应该说让他们当家也行了,可她仍不放心,仍嫌儿子年幼,她常念她那句:吃姜还是老的辣,当家还需老麽麽。          老麽麽当着家,指挥着南北二营齐头并进向东发展,大营在庙子沟北,称北营。二营在庙子沟南,称南营。两营都分别把量地的长杆子插地头上。意思很明确谁家要是在庙子沟两岸卖地,从量就是,我南北二营不论贵溅全都买下。就这样不几年,庙子沟两岸的土地基本属南北二营的了。并且和起初买圣母冢那八亩簿地连成了一片,实现了兄弟俩的诺言。圆了种自己的地,放自家牛的美梦。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新中国成立,囯家实行了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政策。农民对土地的要求热度大幅降温。人民公社化后土地归国家集体所有。大营、二营逐历史潮流而动,率全家人带着所有土地农具加入到了农业生产合作社。在农业生产合作社里,他们继续保持了艰苦奋斗、勤俭持家、精打细算过日子的传统美德。大营的儿子秦四秀、秦四开、二营的儿子秦四瑞,都是农业生产合作社里的生产能手,劳动标兵。大营、二营的名号依然叫得很响。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变革更替,大营、二营也都相继离世,名号也渐次低沉,以至到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才消失殆尽。可他们艰苦奋斗、勤俭持家、精打细算过日子的那种精髓,却在他们后世子孙辈上不断发扬光大起来。大营孙辈上的秦绪来、秦绪名,二营孙辈上的秦绪正、秦绪行都是新时代发家过日子的好把式。        当然最发达的当数大营孙辈上的秦绪名,祖上的那种传统美德,在他身上发挥的那是淋漓尽致,炉火纯青。         他从小乖巧聪明吃苦能干,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一九九二年七月,中国药科大学毕业后,分配至夏门制药厂,后又辞职创办公司,经商创业。继而发扬光大了袓上遗风,勤俭持家、精打细算,艰苦奋斗几十年,终于使企业走向强盛,公司总部设在杭州。.        秦绪名这个从大营、二营、营盘上走出的新时代的大学生,富了不忘乡亲,他先是拿出了部分资金帮助硬化了村里的街道,又首先倡议并带头参与出资续修了我秦氏的家谱,为我族这项巨大工程的完成做出了最卓越的贡献。       大营、二营、秦绪名从发家到企业家,无不证明了勤俭持家、精打细算、艰苦奋斗是建功立业的根本,是一份最宝贵的财产,我们把它珍藏于家乘之中,让它在我族的历史上永远闪光,代代相传一一一                                            大营次子秦嗣开二营儿媳胡加花及其长子秦绪正囗述                                            秦氏家乘编委会搜集整理。                                            家乘编委会总编秦丕兴执笔                                                        2017年9月9日完稿                                                                                                                                                                                     发自我的 iPad

本文由 一点资讯网 编辑整理!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m161.com/junshi/jiemi/2018-02-12/97568.html
  • 上一篇:【东方历史评论】唐山大地震40年:从死亡人数到天灾还是人祸仍是一地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标签 追忆军史征文
    ●【更多精彩内容,下一页更精彩】●

    相关文章

    1

    猜你喜欢

    点击排行榜

    1. 韩媒:韩体育部门全力准备以迎接朝鲜
    2. 17学校体育走了多远
    3. 出大模样 更需细思量——新时代加快推进体育
    4. 2017年全军体育新闻人
    5. 你评新闻 我送大奖|2017市十大体育新闻开评
    6. 虎扑成618亿元融资;便利蜂收购无人货架领蛙
    7. 贵人鸟所投虎扑“国家队”入股
    8. 017年山东体育十大新闻
    9. 浪体育新闻:国足球队对追求突破的球员不可
    10. 17战全胜这3人组合成火箭必胜王牌 破勇士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