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资讯网

首页 > 军事 > 军事要闻

数万越战美军老兵自杀 很多人返越赎罪疗伤

更新时间:2016-06-01 11:13:48来源: www.678w.cn 责任编辑:
导读: 外媒称,越南战争结束40多年后,数十名年迈的美国老兵重返越南生活。他们中有些人难以适应美国的平民生活,也有些人回来是希望为他们在战争中所犯的罪行进行赎罪。  据英

 外媒称,越南战争结束40多年后,数十名年迈的美国老兵重返越南生活。他们中有些人难以适应美国的平民生活,也有些人回来是希望为他们在战争中所犯的罪行进行赎罪。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5月27日报道称,在岘港五行山下,戴着斗笠的妇女游走着售卖纪念品。有电梯将游客送到山顶上,在上面放眼望去,一边是越南中部的农村,另一边是南中国海。

  1968年戴维·爱德华·克拉克在五行山中宿营,不过如今这位66岁的老人说当时不可能去爬山。谁爬山谁就会成为在附近宿营的越共袭击的靶子。

  克拉克说:“我们甚至规定出门必须带枪。因此我一天到晚M16步枪不离身。而且我每遇到一个越南人,我就把枪口戳到他们脸上。男人、女人和孩子都不例外。我想让他们害怕我。那会给我更大活下来的可能。”

  40年后,克拉克又来到越南,这次不是跟越共打仗,而是要开始新的生活。大约有100名甚至更多的美国老兵在越南定居,克拉克是其中之一。他们中很多人生活在岘港或其附近。在越战期间,美国最繁忙的军事机场就在这座城市,这里也是第一支美军1965年抵达的地方。

  戴着一副太阳镜的克里克说,“战争结束后回到美国,没有一天不想念越南。我经常醒来一身汗水。我看到有人,其实并没有人。一次,我半夜起来,准备在我房子周围搞伏击,因为我认为越共要过来抓我。摆脱这些回忆的唯一办法就是喝酒。因此我酒喝得太多太多了。”

  2007年,克里克终于后退了一步。为此,他不得不重返将他的排与敌人分开的那座山,而且平生第一次爬到了山顶。“在山顶,我感受到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安宁。不再有炸弹,不再有战斗,不再有战斗机从头顶飞过。那时我才觉得战争结束了。”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有数万美国老兵重返越南,大多数是到他们曾经服役的地方去旅游。在西贡(现在的胡志明市)沦陷几十年后,很多老兵仍然不清楚他们为何而战。

  66岁的理查德·帕克就是其中一位。他说,越战后他“失去了理智”,20年来他过着酗酒、吸毒和滥性的生活。

  他说:“我四处漂泊,在餐馆打工,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活着还是死亡,对我来说没有关系。”

  越战中毁灭和死亡的记忆一直困扰着他。他说:“我过去严重被洗脑,在奔赴战场前,我就很想去杀越共。不过当我离开越南的时候,我喜欢上了那里的人们。他们有多危险?他们就想着种稻生娃。”

  多年来帕克患有严重创伤后遗症,现在11%的越战老兵深受这种疾病的折磨。数万人自杀了。对帕克来说,结束这种痛苦的唯一办法是重返越南。“在这里我或多或少找到了安宁。有时我去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看看,当年混乱不堪,残垣断壁,如今生机勃勃,充满希望。”

  另一位老兵拉里·维特尔在“越战之子”网站工作,这个网站的宗旨是向人们介绍越战的影响。在这位73岁老兵的宽敞房子里,挂着美国和越南两国国旗。沙发上方有一幅结婚照——今年夏天,维特尔跟他的越南女友段霞结婚了。

  2012年11月,维特尔回到岘港,原来打算只呆3个月,帮助一个家庭照顾两个因橙剂而患病的男孩。橙剂是美军用来灭除树丛灌木的化学除草剂,时至今日仍然会让人罹患癌症和畸形。

  被朋友们称为拉里上尉的维特尔说:“我觉得我们需要恢复某些东西。美国政府拒绝做,所以我来这里尽自己的义务。”

  3个月之后让维特尔留下来的还有一份负罪感。

  “我脑子里有一个我不想打开的密室,因为我害怕里面会有什么出来。我不清楚里面有什么,然而密室的门时不时会打开一点,我就会做噩梦。或许这个密室就是我留在越南的原因所在。我们在这里做了很多愚蠢的事情。”

  戴着太阳镜的70岁白胡子老翁查斯·雷曼声称他重返越南是上帝的意愿。他说,皈依基督教挽救了他,使之没有陷入抑郁、失望和严重创伤后遗症的黑洞。

本文由 一点资讯网 编辑整理!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m161.com/junshi/yaowen/2016-06-01/10827.html
  • 上一篇:返回列表
  • 下一篇:俄战略核潜艇会在北极及全世界海域进行定期巡逻
  • 标签
    ●【更多精彩内容,下一页更精彩】●

    相关文章

    1

    猜你喜欢

    点击排行榜